解密一瓶生理盐水如何被卖到8000元,含干细胞的忽悠技术

2019-04-24 14:05:41      点击:

将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解,密我自己的一段黑历史部分内容有几期登场的课堂上有过分享系统整理出来,这倒是第一次,那已经是二零一零年底的事了,我那时候才刚毕业,医学的学习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经过五年的本科三年的研究生以及无数多的大考小口总算毕业了解脱了啊,那是我的中学同学们都已经工作四年多了,不少已经有家。他有房有车有孩子,而我那个时候却还是贫困潦倒一穷二白心理机器不平衡,也感觉没脸见人还好,传说中的规培制度那时还没有落实,要不然像二零一零年那样的研究生,毕业了,还要再规培三年,那真的是把所有的青春全部都给浪费那个时候的我很傻很白,原本的理想很美好,是去一家公立医院在附属医院担当医生,然后同时在。学校里面当当老师临床和教学两不误,听上去挺好的,可惜只不过是一个硕士,文凭也不是北大那样的名校,在县级医院都要求博士毕业的行情下找个好工作非常难呃,本着宁可当鸡头也不当氛围的心情,我就找了一个很偏僻的小小的医学专科学校,去当老师,同时也有一个附属医院的岗位,也可以赚点经验值,虽然上课很受学生欢迎,可惜。


收入实在微薄,仅两千五百块钱一个月,他因为档案调动的问题几个月都没给我发工资贫困潦倒借钱度日于是破了一个记录,拿到了传说中的编制半个月我就辞职了,那个时候还有人觉得可惜,所拿到了编制混到退休国家就可以帮忙养老了,好像是很大不了的事,但是那个什么狗屁编制在我眼里,都是粪土,然后呢?就在网上投简应聘到了上海的一家机构,原本以为是一家正规医院去了之后才知道居然是一个黑窝点嗯那个时候还没有黑社会这个名词,要知道,虽然黑憎恚不是我创办的,但是黑社会这个词却是我命名的哦,现在已经全国广泛流传了灵感,来自于精武门的黑龙会,我觉得叫黑森会很霸气,并没有侮辱之意。去了那边,先是培训交了几个术语,类似与黑道上的那些暗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呃差不多意思吧,先培训那些上海美容美发圈的黑化我的记忆力极差学这个跟被外语单词差不多,因此,现在只记得几个群辞了,比如那些有钱没头脑的败家娘们被忽悠的对象叫铲子,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叫?难道叫灞桥大概是玩的,上面长了个东西,有一个巴黎尼斯忽悠的过程,叫做掐单,就跟着医生也分不同的级别,他们遭到了或者说应该说忽悠到了好几个医生,看着成熟一点的老一点的丑鱼,简单头上沙漠化比较严重的全部还教授年轻一点钟的帅点的呢,比如当时的我全部喊博士,偶尔也会反悔,所以统一都很教授每个人还要求。培训一下所谓的礼仪要求每一个人都订一套西装领带和皮鞋,更是标配,所以现在我最烦别人喊我教授听着感觉,就像女生被害小姐一样,我也特别讨厌西装领带总觉得非要在脖子上挂一根绳子,像条狗一样的被人签字,就浑身的不自在,这只是我个人意见啊,所以我现在到各地都是自由自在的,穿着便服的从来不装逼那个黑心团伙大概是这么分工的,先是一我年轻的小伙四处开拓店家,有意向了,然后,所谓的导师就去培训,怕有人上钩了,我们医生就出去打打针呃,现在其实还有不少的医院也在走这种模式就是所谓的渠道营销渠道医院上班就是去公司报道,然后闲聊往往白天没啥事,晚上却很忙,根本没有任何的人身自由,一接到电话就会随时有人把你嫁出去,去理发店美容院打针注射都是团队作战。


操作的产品主要是假肉毒素、假玻尿酸、竹粉、走私的羊胎素等等,当然不能直接叫假肉毒素、假玻尿酸了重点来了肉毒素卖便宜的时候,说一万多块钱呃,比较生物素卖贵的时候呢,受两三万块钱那时候就得叫干细胞了,因为加勒毒素价格太透明了,卖不了几个钱,叫干细胞才高达上够逼仄,有时候对方疑问。为医院打的是肉毒素,你们不打呃,他们就会忽悠多毒素,知道吧,听着名字就知道有独大,这是有独大打多了眼睛都会瞎搭医院,现在的医院你敢去啊,花了钱都治不好病的,我们这个是生物素生物素纯植物提取的,没有任何副作用,还或者说我们这是干细胞美国来的新技术一般的医院哪里有啊?哎说话的那个人有点娘娘腔,男女通杀我模仿不了他的。比较,我那个时候就在想医院都没有的理发店都有了牛逼哄哄啊,而且用的那个肉毒素也是很便宜的,假货不过成份还是路毒,只是浓度不稳定,有可能浓度低的一瓶,全部打的都没有效果,也有可能浓度高的打两三瓶就可以打死人,然后再看这个传说中的干细胞怎么样操作的先抽点病人的血抽一毫升,然后说,去隔壁。


培养干细胞有一个人西里哈拉的陪他聊天那时,这些败家娘们的至少就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就这样一个普通的理发店都能做干细胞培养,那可不把美国那些尖端实验室、大教授全部给吓死所谓的培养过程也很简单,把粗粗的一毫升的血丢掉大半,然后搓生理盐水稀释成为淡红色的液体,在用这个液体来佩罗毒素配好了还不能马上用你想。但细胞这么快就培养好了,不就穿帮了嘛所以要拖时间,呃一堆的就在那里,随便聊天,那帮搞销售的,就在背后死命的扯蛋上钩,给钱的就骂人撒没文化,没上钩的呢,就骂人抠没有品味,别看表面上叫起来解阿妹涯叫的无比的,亲的比清洁清,内教的都要请的背后里动不了就死铲子死老太婆的使命对骂,然后还用上海话来嘛,这两年,然后在等著半小时,拿着冲。出来的带点红色的路堵塞的农业,就说干细胞提取好了,可以打皱纹了,剩下的操作就和普通的路都是没啥区别呢,就是我们一生的干活了,干的过程当中最好在忽悠会有多开发几个新部位呃实际操作的其实也就这么几下打肉毒素并没有什么难度,我在大学本科和研究生的阶段都没有机会操作过肉毒素的注射在这里三天就学会了,是不是很讽刺很多医生时不时的骂说,黑社会三天学会。注慎没有医学基础,只会害人,但问题是作为一个医生或者说作为一个医学生,在学校八年有学会注射吗,有青色操作过著善吗?


那时候,我的基础条件有点像刚回大陆时候的张无忌九阳神功根本没有练成,也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只有谢逊强行交的各种武林绝学的心法像七伤拳狮子吼虽然见过也知道怎么用,确实根本没有机会用,也没有这个公必须用打传说中的干细胞,也就是路途,只是很小的一环,对他们来讲并不赚钱,操作更简单的打羊胎素,这种大单医疗城就是几十万都得老总亲自来操作,还轮不到我们来打那个老总是一个人才年纪仅仅比我大一岁,给自己取了一个一听就是中韩混血的名字,证明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我也想用的是真名在他们内部却是积极鼓励大家用假名的。


不动就取一个洋气的名字,好忽悠关于被抓也不是正式身份,比如叫什么杰森啊,泥沙这些好好的中国人非要搞个阳明听着就烦,和我一组的就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代号,叫做jason,我在手机上给他备注的是,杰森就是接生婆那个杰森以前是化妆师,说话很娘,正因为不男不女,所以男女通杀最讨那些败家娘们的心残,就是一个大单,有时候一谈就是。两个小时而我们医生操作也就几分钟,所以在那些地方医生的地位是远远低于他们在这个黑森集团,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到了微整形以前是对的微整形没有任何想法的,只喜欢手术,甚至还有点瞧不起微整形,认为没有技术含量,再看一下生理盐水是怎样被卖到八千块钱的吧,要知道,那可是八年前的八千块比现在的八千块可要值钱多了,而我那个时候在。


学校里面当老师单纯的教学的收入,一个月只有两千五百块钱,所以不要奇怪,为什么现在的大学教育越来越惨?呃这个以后再提吧,先给别人做其他项目,管他是干细胞还是玻尿酸呢,反正打完了一看,鼻子真的变高了,也变亮了,效果好,边上的忽悠团队一顿的话,谢娜能开心开心了,才愿意花钱嘛,然后有人说甲,你想效果更好,更永久,那就再打个机会。我也把只有我们这里有其他地方都没的,我们的拳头产品核心竞争力打了激活页,你刚才打的东西才会更好会增加三倍,效果三倍,效果不打击活跃激发这些药物的潜能就被代谢掉了,都拉出来了马桶就冲走了多浪费啊,然后那些开心中的败家娘们想都十几万,都花出去了,还在乎这八千啊为了效果更好,当场刷卡,于是刷完了卡屁股。


一支生理盐水效果杠杠心里可美了在那还有一些神奇的事情,他们的一个副总最早的适合老总一起创业的,其实只是老总的司机开着一辆很有逼格的豪车,把老总送到各大美容院,别人一看,这辆车就觉得这个人来头不小,肯定不是忽悠边上,再加上这么一个保镖一样的副总手,提着一个黑匣子,感觉怎么看,这像是普京儿子的待遇,肯定不是普通的,后来。业务扩大了那司机也就成了副总虽然长得像个杀猪的披个西装,打个领带也就自称是华北医科大学的博士扎针的手法见多了多少,也会一点忽悠患者的台词呢,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呃亲眼看到一个病人被他打成面瘫,估计就是传说中的干细胞打多了吧,然后又是举报又是上门闹,又是说要找记者,结果后来被副总拉到了一个小黑屋密谈不超过半个小时开开心心蹦蹦跳跳的出来了,又刷卡刷了十几万才走谈的内容,市场就没人知道,还有一次老总有人去夜总会里面谈生意找了好多陪酒的小姐,走的时候一分钱都没花第二天那个妈妈就带着一堆小姐过来了,各个来打针来刷卡,走的时候还开开心心蹦蹦跳跳的


若不是亲眼所见,又学校中的学的那些思维是根本不可能想到,这就是社会呃,那边打的玻尿酸有权。不都是奥美定,每次都塞到一个正规的未来的盒子里,然后在当面拆封拿出来打那么奇怪的是,总共就这一两个盒子,好像永远都猜不赖股份也不能这么叫,这叫骨胶原打了之后是补充胶原蛋白的,不仅能让鼻子变高,还能让人雪白粉嫩,于是骨科常用的二十多块钱一直的股匪就成了两万块钱,记得骨胶原了,还有更加神奇的,有个男的,为老婆拉到理发店里来做手术。我给他操刀动的到那个时候说实话,我真还挺兴奋的了,因为毕竟有机会练手,总比在医院里面写病例强吧,要知道我写的病历从来没有合格过,然后边做边聊天他说要去上海九院咨询过排队太长了,然后呢,被家里的败家娘们就脱掉了理发店,找韩国回来的专家做了所谓的韩国回来的专家,那就是我这样的刚毕业没有几个月的菜鸟的操作环境极其恶劣,没有电影、酒精灯。没有出血了,怎么办,直接用蜡烛烧红了注射针头来止血灯光也很差,只有美容院挤痘痘的那种灯,不过也亏得有这经历完之后才专门为医生设计的一款感应头灯极其方便,在医美圈以及黑社会内部已经得到了广泛使用,还有传说中的增高,真的实际上升高,没有任何的增高,打之前量的时候,把此次奔景点打字后梁的时候,再把尺子放松点,于是仍旧增高了两公分。还真有人会去吸啊,于是就这样干了一个月,拿到了毕业后的第一份,看着稍微顺眼,一点的工资总算有钱买机票了,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来到了深圳,开始了一个新的生活,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我自己的注射水平实在是太烂了


所以我很想提升自己的操作技术,可是市面上没有相应的教材,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黑森培训更没有培训专业医生注射的登场。学校里面想学更加学不到这些东西,那怎么办呢,索性自己写一本教材吧,于是边学边写扁脸花了一年时间,最适合微整形论文的黑书微整形注射美容就完工了至今,这本书的正版销量已经超过八万,盗版更加难以技术黑森会几乎人手一本医生圈内也广泛使用,想要正版,可在淘宝找北京和谐书店曹医生授权的淘宝唯一合作伙伴,保证正版。虽然很黑暗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当时这个一个月的黑坑经历的,要不然,我现在可能还只是一个只会手术,不会注射,也不会研究注射的一个医生也不会在自己一生正派的功率中带着那一点点的邪气成长,也就没这么快乐,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黑森团伙虽然骨子里还是黑的,但表面上肯定早已洗白,并升级成为了正规的整形美容医院,估计还有很多死命骂黑棕灰黑的。医生努力再给他们打工的下一期继续打架,给大家再详细说一下,干细胞这个机器容易让人上钩,但在我心中却无比厌恶的一个词


更多"爆光台"资源请扫码关注我们公众号

本文献原创作者微信:fz1998


QQ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客服